中國山東網中國山東網香港神洲集運 社會香港神洲集運正文

香港神洲集運週刊丨年後,如何釋懷“鄉愁”?

2021/3/14 15:06:18   來源:央視香港神洲集運客户端    

  本週一,3月8日,在兩會還在召開的時候,為期40天的2021年春運結束。中國人對防疫有多配合,一個數據就能夠説明,今年全國通過各種交通方式發送旅客累計達到8.7億人次,比2019年同期下降70.9%,甚至比2020年同期都下降了40.8%。顯然,“就地過年”的倡議在其中發揮了明顯作用,無數人犧牲小我的利益,成全了防疫的大局。春運結束了,接下來防疫又將面臨怎樣的階段?會有什麼樣的調整?《香港神洲集運週刊》本週視點關注:防疫,在“就地過年”之後。回看春運,客流人數少了

  “有錢沒錢回家過年”,每逢春節,這句話總能喚起在外打拼了一年的遊子,對回家的熱切渴望和期盼。但當春運的大規模人員流動和防疫壓力產生關聯後,今年,聽從各地發出“就地過年”的號召,成了大多數遊子們,對全國防疫大局的成全。回看40天的春運,無論坐高鐵,乘飛機還是駕車騎摩托,回家路上的人,少了。

  廣西梧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隊指揮中心民警 鄧國強:今年有很多“摩托車大軍”考慮到自己的工作,回家以後再回去,核酸檢查等各方面,要顧及很多,所以他們很多人都不回家過年了。

  中國鐵路南昌局集團有限公司上饒站客運員 劉琳:今年春運的特點就是年前客流冷,年後熱。很多人都響應就地過年的號召,在家宅着,所以候車室的旅客都很少了。

  即便候車室裏的旅客明顯少於以往同期,選擇鐵路出行的旅客,在全國也有2.2億人次。旅客人數的減少,並沒有讓包括劉琳在內的鐵路客運員,感到稍顯輕鬆。春運期間,她所在的上饒站最多一天接送160多趟列車,除了保障旅客有序乘降,站內防疫也沒有鬆懈。

  中國鐵路南昌局集團有限公司上饒站客運員 劉琳:沒有疫情的時候工作是比較單純的,頂多就是旅客多一點。今年的工作內容比較多,在服務好旅客的同時,每天晚上八點的預防性消殺,不管客流多還是少,都要進行。白天每隔四小時都要對重點部位擦拭消毒。春運是結束了,四十天感覺過得挺快,春運結束的那一天感覺松一了口氣,但是畢竟疫情還沒有結束,所以這個工作還是要繼續的。

  此次冬春航季,南航在瀋陽,有飛往日本東京和韓國首爾兩趟國際航班。隨着春節的臨近,這兩條歸國航班,連接起了在外遊子的回家路。

  南航北方分公司客艙部乘務長 陳佳茵:去程人數相對來説較少,回程基本是全滿,務工的人比較多,大部分也都是中國籍的旅客。因為在飛機上的服務需要溝通,需要幫助他們去填一些申報單,入境卡之類的手續,所以在這些方面我們會做指導。因為都有全身防護,所以還算是比較安全的一個狀態。

  雖然瀋陽到東京和首爾的飛行時間不長,航班也能在當天返回。但當飛機降落到瀋陽機場後,機組成員需要在做好客艙檢查後,和全體乘客一道,重新通過海關的入境申報,並集中隔離。

  南航北方分公司客艙部乘務長 陳佳茵:從紙板的申報單已經過渡到手機的二維碼申報了,就是掃一個二維碼,它就能把個人的信息全部填裏面。如果有什麼問題,檢疫人員也會在當場就對乘客提醒。所有的人都要完成我們中國的檢疫要求,它會有英文版。我飛了一個航班回來之後,我的碼已經不可能是綠色的了,他們從高風險區域回來的,在海關那邊是紅色的碼。

  不僅是在這次春運,在整個疫情防控期間,從有風險的境外執行完飛行任務後,機組都要進行隔離。今年春節,陳佳茵所在的機組返回後,無法和家人團聚過年,被安排獨自度過20多天的隔離期。

  南航北方分公司客艙部乘務長 陳佳茵:現在我們也是從第一次被隔離,慢慢就豐富了隔離經驗。比如説會有人帶瑜珈墊,在房間裏做瑜珈,或者説帶一些遊戲類的產品,看看書,或者是追追劇,還有開開窗這樣來排解一下,真是覺得大家都挺不容易的。

  據統計顯示,“就地過年”政策有效減少了春運前半程客流量。2月17日正月初六以來的後半程客流量,則有明顯回升。隨着國內疫情防控的形勢持續向好,人們的出行意願逐漸升温。在這其中,常態化疫情防控,還將會是一段時間內,保障人們出行安全的底線。

  就地過年,很多人都要付出親情的代價,但是結果從防疫來看是好的,全國連續一個多月沒有新增本土確診病例,從2月22日全國疫情中高風險地區清零以來,又連着20天,全國都是低風險的地區。這個時候兩會都已經閉幕了,有一個問題又在好多人心裏浮現出來,就是許多春節期間特殊的防疫政策,是不是也到了要調整的時候。

  浙江開放農村宴會場所 年輕人扎堆補辦婚宴

  本週,隨着全國疫情防控形勢的持續轉好,一些地區從疫情實際出發調整了管控方式。週二,浙江省宣佈,終止農村地區返鄉人員的健康管理措施,低風險地區人員到浙江,持健康綠碼就可以自由通行,舉辦農村酒席的宴會中心等場所也得以重新開放。

  浙江海寧先鋒村鄉廚 傅東偉:作為家宴中心,也要提前消毒,搞搞衞生,畢竟好久沒辦了。下面的廚師也問我,什麼時候可以工作?因為他們也有老小,也要養家餬口。那天他跟我説可以擺了,可以擺了,我聽得出來他也蠻激動的。

  週五是先鋒村家宴中心重新營業的第一天,傅東偉和廚師們已經早早開始工作。出於疫情防控需要,這裏已經關停了整整兩個月,而春節前後的這兩個月,正是一年裏最賺錢的時間段,這讓他們損失不小。

  浙江海寧先鋒村鄉廚 傅東偉:我現在團隊下面廚師有三十個左右,每個月都要發工資。每個月開銷出去,另外房租費、工資加起來也有幾萬塊錢。反正開業後能多做一點是一點 ,損失最好是能補回來,因為大家也要生活。

  讓傅東偉感到欣慰的是,開業第一天,接到的訂單就接二連三。小朱是本村人,妻子是市中醫院的一名醫生,兩個人春節前已經領證結婚,原本預定在這裏舉辦一場婚宴,結果海寧縣突發疫情,讓婚宴臨時取消。

  朱佳峯:準備擺酒的前一天,我們這邊就發現了一個確診病例,這樣一想太危險了。

  陳琳:最可怕的是新冠確診病例還在我們村,那就更危險了,到時候如果辦酒,村裏人過來了,簡直就是炸彈。媽媽那時候就是我們不讓她辦了以後,她不開心了好多天,每天在家裏吃也吃不好,睡也睡不好。

  朱佳峯的母親:作為我們老年人,我們肯定是心裏有點顧忌。所有親戚都弄好叫來了,幫忙的也叫來了,一下子停止肯定是心裏接受不了,後來我兒子兒媳婦説肯定不能辦這個酒席 。

  小朱一家只得挨個通知準備參加婚禮的親朋好友,而1月13日,家宴中心被通知停止營業,隨後,春節前的農村防疫政策陡然升級,不僅辦酒席沒了可能,拜年、聚會、返鄉都受到限制。但小朱一家,尤其是他的父母,一直期盼着政策放開時儘快補上這遲到的婚禮。

  朱佳峯的母親:畢竟是我兒子的終身大事,我們肯定要挑一個好的日子,再來這裏擺酒席。

  而在家宴中心的廚房裏,為了第二天週六的第一場宴席,廚師們在緊張準備着,這場被延誤的回親酒,是另一對新婚夫妻為答謝雙方父母和親人而辦,而他們的婚事已經是第二次因為疫情耽誤。

  孫詩航:我們本來打算去年三月結婚,因為疫情推遲到十月份結的婚。

  朱錦超:十月份結婚的話,過年的時候就是要擺這個回親酒。我們順其自然地就認為,而且我們日子之前2月5日的時候也看好了,但是後來因為疫情取消掉了,現在又放開了,可能就是控制住了,我們馬上又很開心地來報名。

  為準備這場宴席,傅東偉需要到菜市場挑選更多的新鮮蔬菜和水果。一路上,他接到的電話訂單不斷,他的生意明顯地紅火起來。

  本週,浙江省其它類型的公共活動場所也在陸續開放之中,而隨着北京市宣佈進返京不再需要核酸證明,省際間的人員流動政策進一步放鬆,國內跨省旅遊也在有序放開。對於辦完婚宴的新人們來説,也可以暢想一場蜜月之行了。

  本週公佈了今年的五一有五天的休息日,這是一個小的黃金週,很多人已經開始盤算這個五一怎麼過?但是對於相當多就地過年的人,尤其是就地過年的農民工朋友,可能錯峯迴家彌補親情也是一個重要的選項,但是五一還遠,現在可以具備這個條件了嗎?能順利的調休回家嗎?

  錯峯返鄉安排 成了當前的重點工作

  剛剛過完了一個特殊的異地春節,河南小夥高雷明,已經在他務工的工廠開始了新一年的工作。今年春節前,《香港神洲集運週刊》曾採訪過響應“就地過年”號召,留在浙江過年的他。彼時,他已經退掉了返鄉車票和在老家為孩子預訂的滿月酒,對高雷明而言,2021年的春節或多或少帶有遺憾。

  河南籍來浙外來工 高雷明:去年本身是打算回家,因為生了寶寶,家裏面的傳統是要擺週歲酒和滿月酒,然後本來是打算過年的時候回家,然後正好過年,大家親戚朋友團圓一下,後來就是碰上疫情控制,那麼也響應政府在當地過年,讓把家裏面原本訂好的酒席取消掉。

  像高雷明一樣有着類似經歷的外來工不在少數,今年春節,他們大多選擇“就地過年”。由於在異鄉過年,缺少了走親訪友的機會,年後,他們又更早地開始了工作。

  河南籍來浙外來工 高雷明:就是今年回家過年的人數比往年是明顯少了很多,今年只有六個人回家過年,往年就是二三十人回家過年的,所以説這個人員、產能也是充足的。因為我們是一直在十二小時兩班倒的這樣一個運轉。

  事實上,這樣的工廠並非特例,本週一舉行的浙江省疫情防控發佈會上就提到,浙江今年超半數務工人員留浙過年,人數多達1100多萬人,比例較往年上升近40個百分點。這也使得今年開工變得更早,據統計,浙江約有九成規模以上工業企業,在元宵節前實現了復工復產,復工情況優於往年。

  浙江天通集團人事主管 居曉萍:我們生產都是維持正常,而且像有擴產要求的這些部門的話,我們產能是有一定提升的。

  在製造業大省浙江,往年年後,困擾製造業企業的一大問題便是“招工難”。今年本來為防控疫情提出的“就地過年”舉措,不料加快了年初的返崗復工進度。春節期間,浙江開工企業平均產能利用率達76.5%,比2019年提高了17.3個百分點。港口數據也能在一定程度反映製造業的恢復情況,近期,寧波舟山港也格外忙碌。

  寧波舟山港業務部副部長 陳勝:2021年2月份,因為整個寧波舟山港的生產都是非常繁忙的,同比是增長了49.3%,應該説也是創了我們歷年2月份的新高。我們一直認為我們港口是我們整個生產的晴雨表,也是提前地反映了,我們製造業開始回暖提升。

  浙江天通集團人事主管 居曉萍:跟車間的負責人和部門去商量,針對錯峯返鄉,政策上寫的是4月1日到6月30日,這期間我們留廠過年的員工,這期間我們都鼓勵他們返鄉探親,我們自己管轄範圍內的,重點是要做好摸底統計工作。

  今年年後,高雷明所在工廠的人事主管格外忙碌,不同於往年忙着招工,協調好年後員工的錯峯返鄉安排,成了當前的重點工作。

  浙江天通集團人事主管 居曉萍:我們安排好工作之後,一定是可以返鄉,跟家人團聚的,這個我們在年前做過承諾。在目前生產各方面比較平穩的情況下,我們是鼓勵員工能夠回家跟家人團聚的,我們會鼓勵員工在家裏多待一段時間。

  放眼全國,今年“就地過年”已成為普遍現象,目前,可以安排年後錯峯返鄉的企業,大多是在兑現年前“留人過年”的承諾。但並不是所有企業都存在制度性的硬約束,對於不少“就地過年”的外來工而言,或許還是無法在2021年回家看看留守的父母和孩子。當企業因開工早而帶來了產能提升後,也應該思考,經濟效益增加了,員工能否獲得更多的人文關懷?

  浙江天通集團人事主管 居曉萍:從我們個人這個角度來看,雖然“就地過年”是政府號召,也是公司統一的一個行動,這塊的話確實會有一定的遺憾,現在只能(以)事後彌補的方式,在4、5、6這幾個月,包括後面下半年,如果員工有需要,我們還是會鼓勵他們回去,然後在政策上我們一定會給他們保障。

  兩會閉幕了,今年的GDP增長目標是6%以上,當然,很多人預測也期待能高過這個數字。同時,今年的城鎮新增就業崗位的目標是1100萬,大家也希望好好努力,衝一衝1300萬或者1400這樣的目標。但是這一切都需要幹,不過,在擼起袖子加油乾的同時,個體的權益,家庭的親情,長久離家在外的心理也都該考慮,因為我們奮鬥的目標是為了幸福,但願在未來的幾個月時間裏,國的目標和家的目標,都能夠很好的實現。

編輯:伊帆    責任編輯:胡立榮

相關閲讀

免責聲明

1、凡本網專稿均屬於中國山東網所有,轉載請註明來源及中國山東網的作者姓名。

2、本網註明“來源:×××(非中國山東網)”的信息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於傳遞更多信息,並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,若作品內容涉及版權和其它問題,請聯繫我們,我們將在核實確認後儘快處理。

3、因使用中國山東網而導致任何意外、疏忽、合約毀壞、誹謗、版權或知識產權侵犯及其所造成的各種損失等,中國山東網概不負責,亦不承擔任何法律責任。

4、一切網民在進入中國山東網主頁及各層頁面時視為已經仔細閲讀過《網站聲明》並完全同意。

操作超時